人際過敏症患者

維勇不逆不拆 勇廚 勇吹
求勇利親媽交流vuv

🌸Shelter🌸  《3》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太貴重的話,就償還吧!用你自己的方式”

“有什麼想法都跟我說好不好,勇利,別逞強了
,我能幫助你的” 維克托輕撫勇利的背

“嗚…” 勇利被淚水模糊了視線,他第一次如此大方的敞開心胸,他終於找到了,他的庇護所。

“勇利,你以後有什麼痛苦的都告訴我吧!我是你的垃圾桶” 維克托揚起大大的微笑

“好” 這一個回答,不知道用了多少勇氣,滿滿的對維克托的信任,那份相信的力量,好像在推動著什麼

安撫完勇利,維克托重回椅子,拿起本子和鋼筆

“勇利你還能嗎?我不會強迫你的”

“可以” 勇利的語氣沒有一絲猶豫

“我知道你已經敞開心扉了,你現在說出來的事,都是最真實吧”

“是的!”

“你會覺得孤單嗎?” 維克托丟出的問題,在別人看來十分愚蠢,但就是這種赤裸裸的問題最能得到滿意的回答,更能清楚的了解對方的想法。

說的這麼好聽,但也只是維克托自己的想法,他想更深入的了解勇利這個充滿秘密的人,他彷彿在勇利身後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

“ 我並不喜歡孤獨…但我也能適應得很好,他們注入給我的溫暖到我這裡雖有熱度,但我真的不配擁有,只能選擇更加遠離,讓他們也遠離我”
勇利的眼神愈來愈黯淡

“但是看到他們因我的遠離而難過,就會明白不能再逃避了,接受吧!接受他們的愛,一點就好只要一下就好,回到光明中吧,可是背負著的罪惡感還是在,只能沉淪於黑暗中,回到最初的我不配接受他們的愛,就這樣沒完沒了”

勇利自說自的,把埋在心中的一小部分秘密給說出來,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牽掛,但心中的恐懼沒有和秘密一起走出來,恐懼還在,勇利縮起身體顫抖著。

聽到勇利這麼說,維克托非常心疼,痛多了就不敢再試了,他也體會過這種感覺,但卻不像勇利的這麼現實,他的痛苦虛無縹緲,跟勇利的相比
,自己的痛苦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這是聽著就能體會勇利的痛苦,勇利應該也知道自己故事的傷害性,自然也不願和他人訴說了。

“那勇利,你…算了,我明天再來,可以嗎?”

維克托揉揉太陽穴說著。

不知道是勇利的聲音太有魔性,還是因為故事的緣故,維克托的心情一直被帶走,原本口口聲聲說要幫助勇利的他,現在被搞的要憂鬱症發作似的,他才感受到自身渺小,拯救什麼的,並不是說說而已,維克托這時才發現原本的自己是多麼的自大。

🌸Shelter🌸  《2》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現在這個畫面實在是太美了,由孩子們團團圍住的勇利,彷彿含苞待放的茉莉,真的是太美了。

勇利讓他們脫下拖鞋爬上自己的病床,美奈子也再推入一張病床,兩張床並在一起,讓他們更好活動。

勇利久違的露出燦爛笑容,讓維克托覺得自己戀愛了。

雖然很久沒見面,勇利和孩子們卻沒有隔閡,反而感覺有無限的體力,好像要把從前的時光都補完似的,午餐也不吃了,只喝蘋果汁就滿足了,累了,就一起睡午覺。

一個個排排睡,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和他的小矮人們,沒有比這個更有愛的東西了。

窗外落起和那時一樣的太陽雨,不一樣的是而本的暖色系,變成了更充滿希望的七色彩虹。

下午的午茶時光,消逝的很快,孩子們不捨的離開,勇利承諾下次一定會去找他們的,而剩下幾個大人和勇利待在病房裡,東西什麼的都整理好了,因為太開心而吃太多點心的勇利,美奈子陪他去廁所吐的乾淨,再回到病房。

勇利回到房間睡覺,臉上洋溢著的是幸福微笑,和一絲絲的疲憊,安置完勇利,他們紛紛出去以免影響勇利休息。

“勇利那孩子應該忘了吧…今天是他生日的事”
勇利的養父說著

“忘了也沒關係,重點是勇利的狀態越來越好了”
養母微笑著拭淚

“媽,你怎麼又哭了啦” 美奈子用手帕拭去淚水

“勇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啊,原本可以有個美好童年的,為什麼?” 淚水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好了媽~沒事的”美奈子輕撫母親微微顫抖的肩,
讓她激動的情緒舒緩些,而她也不時抬頭讓淚水不落下。

“勇利很堅強的別擔心了”養父堅定的說著

“當然,他可不是我們當中最堅強的存在嗎?”
美奈子把頭埋在母親的懷裡,微弱的說著。
母親輕輕的拍著背,像安撫嬰兒一樣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我們明天再來”
養父說著

“加油!我們相信你和勇利”母親為她打氣

“好”美奈子瞬間有了希望

維克托在旁邊聽著聽著也被鼓舞了。

他一定要把勇利從黑暗中救起

隔天一早就前往勇利病房,輕輕的敲門。
“勇利你醒了嗎?” 維克托瞄了一眼手錶,現在是八點多,勇利應該醒來了吧,能和他聊聊。

“等一下哦” 勇利用帶著有些悶悶的鼻音應聲

幾分鐘後勇利自己來開門了,仔細看勇利的臉,是恢復了一些血色,但是鼻子和眼角都有些紅紅的,眼睛是不是有些腫腫的啊,他就一直盯著勇利的臉看。

“那個…有什麼事嗎?” 勇利的臉浮出微微紅暈小聲的說

“哦!抱歉,失禮了” 維克托連忙抱歉

勇利噗哧的笑了出來,看著勇利,維克托也大笑了起來。

“那個…先請進吧”

維克托有些不好意思的進去了

勇利脫掉拖鞋重新爬回床上,用枕頭摀住自己稚氣的小臉,顯得十分可愛。

維克托坐在旁邊的椅子,翹起修長好看的腿,戴起掛在胸前的眼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滿滿的筆記和有些泛黃的部分,很有味道的一本筆記本,搭配著看似昂貴的鋼筆,十分的復古卻不會老氣。

勇利認真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銀白如雪的髮絲,有些刺到他的心,那深邃的海藍色眸子十分美麗,有如珠寶般,有著特別的光芒,好看的薄唇,好像全世界最帥的男人就在他的面前,想到這勇利的臉就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像顆完熟香甜的蘋果。

“那個,勇利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蛤…嗯好” 被維克托的聲音拉回現實,勇利慌張的答應

“別那麼緊張”維克托被勇利慌張迷糊的樣子逗樂了,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可愛的人啊

“好”

“請問勇利你,對生 死有什麼看法?” 這個問題有點突然,有些無厘頭,更直白來說有些白目,
這個問題永遠是勇利的痛。

“…” 勇利聽到問題,第一是震驚,二是無語
這個沉默有太多意義了。

“那個不想回答也可以” 維克托看著勇利的眸子,毫無光澤,就只有透明的液體逐漸聚集。

“不…沒關係”勇利深呼吸讓情緒緩和點後,陷入思考。

“我覺得我是多餘的存在,但死後,美奈子姐姐和爸爸媽媽都會難過,想到這個結果,我就十分厭惡自己,我太無能了,只會讓他們流淚的我,根本不該存活下來,我不值得他們愛,他們的愛對我來說太貴重了” 勇利忍著淚水說著

維克托放下筆記和鋼筆,站起來抱住他,溫暖厚實的勇利讓勇利很安心,這個擁抱,讓勇利原本忍住的淚水肆無忌憚的湧出,為什麼一定要對我這麼溫柔。

🌸Shelter🌸 《1》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潔白無瑕的單人房,簡約 乾淨,但卻讓人產生一股莫名的壓迫感,更準確來說是彷彿摀住你的口鼻讓你有股快要窒息而死的錯覺,房內有一位瘦弱的少年躺在潔淨的病床上看著一本生澀難懂的原文小說。

黯淡無光的琥珀色眸子沒有半點生氣,而臉則是快到沒有任何血色的病態白,就算這樣,他的五官還是多麼的細緻,那種說不出的病態美,活的像個真正的陶瓷娃娃。

他叫勝生勇利,二十歲。

十一歲那年和家人一同外出旅遊,因身體不適而在旅館休息,才逃過一截。

他的家人全部因雪崩,被活埋而窒息死亡。

全數死亡,無人生存,唯獨在旅館休息的他還活著。

自此那件令人遺憾的事發生後,勇利就一直封閉著自己不再和任何人說話了,好像也分裂出另一個人格。

他們從不衝突,當另一個人格在自殘時,主人格並不會阻止,而是讓他人阻止,就像他們有了共識,他們都不配活在這世上。

而隔壁鄰居相當好心,不忍心看勇利一個人,收養他為養子,但勇利的自殺行為讓養父養母相當的不解,他們的身心都累了,就把勇利送去精神病院。

勇利沒有任何的反抗,他欣然的接受,他不怪他們,他們讓他有了短暫的溫暖,有了短暫的庇護所,他感謝他們注入的愛,而流下一道感恩的淚水

勇利漸漸的不再自殘,也不再活動,像沉睡一樣,不,更像是羽化,他得了科塔爾症候群,當下他的養父養母一聽到就火速趕來了,他們都知道科塔爾症候群,這讓他們很心疼。

孩子,對不起。
他們是真的把勇利當作自己的親生兒子。

沒日夜的奔波,每日的祈禱,看似毫無用處,但這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在旁人眼中看似愚蠢,這也是他們唯一能做的事,給予勇利一些溫暖和愛
,雖然他們想讓勇利回家休息,但只要勇利一看到隔壁原本的家,就會歇斯底里的大哭,無法控制的自殘,甚至蓄意自殺。

在精神病院的日子,他們覺得辛苦,但是這一切都值得,很踏實,他們用溫暖和愛滋潤勇利封閉的心。

神好像也被感動般,那天下起讓人感到舒服,很溫暖的太陽雨,外頭被照的金光閃閃,晶瑩的雨珠落在窗上,經過太陽的照射,潔白無瑕的單人房瞬間變成了暖色系的小房間。

勇利的科塔爾症候群也好了,雖然看起來還是毫無生氣,但憂鬱症的情況變好了,誰不歡喜?
就連醫生護士都留下淚水,養父母更不用說,抱著勇利痛痛快快的哭著,勇利也以感謝的淚水回應他們。

勇利的情況真的有些好轉,他很喜歡吃完飯後就去旁邊的兒童病房,去陪他們玩,唸故事給他們聽,勇利的臉第一次有了笑容,那個笑容看過一次就忘不了,那是多麼的溫暖而閃亮,就像那天的太陽雨。

可是,因為病院的改建,兒童病房換到了比較遠的地方,勇利沒辦法走到那裡,而變成現在死氣沉沉的樣子。

維克托細細的聽著護士說著的故事,護士是從勇利一到這裡就照顧著他到現在的資深護士,和勇利交情很好,而原本的醫生也和勇利交情不錯,但無奈年紀大了,要退休了,雖然一直不斷的延後,但時機到了就是到了。

他是勇利新的醫生,維克托·尼基福羅夫,更清楚的說是心靈治療師,他很喜歡讓人從黑暗中走出,因為他以前也此被黑暗埋沒,但他被救贖了
,現在他也要給予他人幫助。

“勇利,你醒著嗎?” 維克托站在門外輕聲的問著

“…”

“那我可以進去嗎?”

“可以哦…” 勇利小聲的說著

維克托轉開門板走了進去,說真的,他很驚訝,這是勇利第一次讓他進來,這是多麼珍貴的第一次,他原本還以為又會失敗收場,正要離開繼續和護士討論要怎麼消除勇利心裡的疙瘩。

“你好,勇利我是你的心靈治療師哦” 維克托溫柔的說著

勇利還是覺得有種異物進入的感覺,皺著眉頭,像過敏一樣的小聲說著 “抱歉,我覺得我還是無法”

維克托的微笑還是掛在臉上
“那下次我再來可以嗎?” 他輕輕的問著

勇利有些猶豫但還是點了點頭

維克托離開病房後,馬上去找護士

“你知道嗎?我進了勇利的房間囉~美奈子前輩”

“哦!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美奈子歡喜的握著維克托的手,兩人興奮的歡呼著

“但也只有進去一下而已” 維克托有些失落

“勇利有人際過敏症,他只要陌生人太靠近他,他就會像過敏一樣驅趕異物,你很厲害了!勇利也很努力呢”美奈子溫柔的笑著

突然想到什麼的美奈子叫維克托頭低下來一點
,在他耳邊說著秘密機會

隔天早上,維克托馬上衝到兒童病房把一堆小孩領出來,每個小孩手裡不是玩具就是繪本,相同的是臉上都有著大大的微笑。

退休的醫生也回來了,勇利的養父母也來了,由維克托帶隊的隊伍停在勇利的病房前,臉上寫著緊張的維克托 ,敲了敲門有些小聲的問著 “勇利能進去嗎?”

看不下去的美奈子雙手舉高翻到後面,對著小孩說 “我們借給維克托哥哥勇氣好不好?”

孩子們聽到高高舉起雙手,大聲的喊著
“維克托哥哥加油”

維克托被鼓舞後,正要大喊“勇利我們要進囉”時
,房內的勇利開門了。

他看到以前在旁邊兒童病房的孩子們,而那些孩子一看到門開了通通像魚一樣衝了進去把維克托擠到門邊。

“勇利葛葛我們好想你哦”第一個孩子出聲

“對啊對啊~你怎麼不來找我們”

“勇利哥哥”

一大群小孩圍在勇利腳邊,有些丟下玩具抱著勇利的腳,有些拿住繪本嚷嚷著要勇利唸故事。

勇利有些嚇到,雙手摀住嘴巴,兩道灼熱的淚水延著臉頰留下。

“勇利哥哥怎麼哭了”

“那裡痛嗎?我們幫你呼呼”

“對啊對啊,勇利葛葛”

勇利蹲下抱住他們,用不能再溫柔的語調說著
“我沒有痛痛,我是太高興了”

孩子們也紛紛抱著他,一些比較靠近勇利的孩子,用自己軟綿綿的小手輕輕的拭去勇利眼角的淚水。










奇蹟 《4》

#維勇

嚴重ooc

私設克里斯30歲

當紅製作人維x不露臉的創作型歌手勇

維勇<-克

有些bug

微勇吹

克里斯慣性的播著音樂,跟著節奏哼著歌,輕快的在廚房準備食材。

這個榛果的味道真的很棒呢!離開英國後,好像就不曾喝到了呢…,就算想喝,味道也完全不像,漸漸的就不再奢望能喝到像克里斯味道的榛果拿鐵了,現在這味道,有點不太實際啊,好懷念哦

欸,怎麼了,淚水,眼淚停不下來,為什麼…
好像少了什麼?心裡好像被掏空一樣,有點空虛

因為是開放式的廚房,克里斯能時不時的盯著勇利,原本愉悅的準備時間,被他不小心看到失神流淚的勇利,就立馬衝了出來

「勇利,你怎麼了」克里斯慌張的用手帕擦拭著淚珠

「啊…沒有,沒事」勇利這才回神

「真的沒事嗎?」克里斯鼓起腮子雙手插腰,假裝在生氣的說

「沒事沒事真的沒事了,你快去忙啦~我快餓死了啦」勇利揚起閃亮的微笑,克里斯感覺要融化了

剛剛那份感覺,好像可以當新靈感哦勇利心想

「喔好吧」克里斯有些失望的回到廚房

勇利把瀏海夾起,背包中的紙筆和筆電都通通拿出,戴上耳機,開始創造新曲

「鈴鈴」大門被推開了

「嘿~親愛的克里斯我來囉」維克托撞開門,大步走進,高亢的喊著

「欸,我不是說兩點嗎」可惡和勇利溫馨的獨處時間沒了,專心準備料理的他無法抽身,真是太可惡了

「一點多啦,反正又沒差多少,早點來可以的啦」

「欸,你有客人?」

維克托看到沙發區那有一人背向自己,等等那烏黑亮麗的頭髮,不…那白皙的後頸,該不會是…勇利,他巧巧的踮起腳尖,緩緩的接近勇利,而目前正在積極創作及思考的勇利渾然不知

低頭思考的勇利,那眼神像個黑洞一般,彷彿要把你也吸進去,無法言語的美,將頭慢慢靠近的勇利的後腦勺,慢慢的慢慢的

「啊!我想到了克里斯」
這時勇利好像瞬間想到了什麼,用力的仰起頭,在身後的維克托被勇利的後腦勺重擊鼻梁,連續後退了好幾步

「啊,好痛好痛」維克托痛到跌坐在地上,雙手摀著鼻子

巨響引起在廚房做菜的克里斯的注意,無奈因為還在用火所以無法幫忙

而勇利不顧後腦勺的疼痛,衝到維克托身邊

「先生,沒事吧!抱歉抱歉」勇利嚇到要哭了

「啊!你流鼻血了怎麼辦啊,克里斯有沒有冰塊啊」

「來我先幫你擦擦」勇利拿起口袋裡的手帕幫維克托輕輕的擦拭乾淨

彎下腰的勇利,領口寬鬆到單薄的身子全被維克托看光光了,糟了,鼻血不受控制

維克托立刻推開勇利,用右手拿起勇利掉下的手帕,丟下了一句抱歉,就匆匆忙忙的衝去廚房找克里斯,留下一臉懵逼的勇利

「來!給你」克里斯做了一個小冰袋給他冰敷

「喔!謝謝」

「你剛剛沒對勇利做什麼吧?」克里斯雖然面帶微笑的問著,但怎麼看根本就是假的嘛

「沒有沒有」維克托苦笑著心虛的回答

「我要用好了,你幫我端出去」克里斯把托盤交給維克托,自己拿著一壺茶出去了

「來勇利這杯給你,是薰衣草花茶,看你最近應該又是寫歌寫得都不睡了吧!你以前就總是這樣,居然都不會有黑眼圈,很難察覺的到呢」就算一開始忘了勇利,但還是記得勇利最愛做的事

「哦謝謝你了!」勇利雙手接過杯子

「蛤!你說勇利有寫歌」從廚房處理好,端著托盤的維克托,驚訝的大喊

「有啊」勇利用杯子擋住紅透的小臉小聲的說

「那我能看嗎?勇利順便唱唱看嘛」維克托放下托盤,跪在勇利身旁

「你怎麼知道我會唱歌!」勇利有些驚訝

「我什麼都知道,我還知道你每天下午四點的時候,都會在公園花圃中心那唱歌」維克托赤裸裸的把自己跟蹤勇利的痴漢行為說了出口

「啊!」此時的勇利的臉紅到不能再紅
真是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在偷聽他唱歌,真是太害羞了啊

「你就別為難勇利了,有人在他是唱不出來的,你要聽就去他的粉專找找吧!」克里斯喝著茶說著

「勇利有粉專!」

「你不認識勇利,就像勇利不認識你一樣呢?」
克里斯無言的搖搖頭

「勇利不知道我!!!!!」維克托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

「是啊」勇利很順口的說出來了
 
維克托那深邃的藍色眸子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聚集著,空中好像還飄過幾根白銀的髮絲,居然有人不知道自己是誰

克里斯在旁邊笑得可真大聲,就只有勇利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媽,我惹了一個大男人哭泣了

「勇利你知道L&L公司嗎?」維克托用虛到不行的聲音問著勇利

「嗯…知道啊」

「我是裡面最有名的製作人啊」維克托用手指一直指著自己

「哦!蛤~~~~,你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勇利不敢相信的摀著嘴巴,什麼我的偶像居然在這,而且想聽我唱歌,重點是我親眼見到他了

「你終於知道我是誰了」維克托憔悴的臉終於有了大大的微笑,笑容閃亮的讓勇利有些無法直視

「那好吧!一首就一首而已哦」勇利手比著一,小聲的回答

「那就要用到那間房間了啊」克里斯起身,走到吧檯內,尋找著鑰匙

「太好了」維克托開心的大喊

「那個…我們先吃午餐好不好?我是真的餓了」
勇利有些無力的攤在沙發上

「喔!好啊」克里斯拿著鑰匙,走回沙發區

*-*-*-*-*-*-*-*-*-*-*

寫到第四章才讓他們見面真的是有點拖啊
前面胡言亂語很久,應該快要到重點了
好怕你們看得很乾啊(((抱歉
總是覺得文少了點什麼 一直都是對話
後續會有比較多感情和心境的敘述
希望我能寫出那種共鳴和感覺

總之後面我會好好寫得
請拭目以待吧🌸🌸
謝謝支持

奇蹟  《3》

#維勇

嚴重ooc

當紅製作人維x不露臉的創作型歌手勇

微勇吹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手機信箱被灌爆的克里斯正想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
不,不用看也知道是誰,那個臭不要臉的禿子。

克里斯看了看天花板,眼神有些迷茫,幹嘛為自己造孽啊

「現在才幾點啊!不是說下午嗎?」克里斯還是覺得應該要打給維克托,電話中慵懶的聲線有些性感

「我只是怕你睡過頭而已」輕快的語調顯得特有活力

「現在才幾點啊~」克里斯模糊的抓抓頭

「早上九點」維克托愉快的說著,還不小心笑了出來

「既然你醒來了,我就去找你囉!拜」完全忽視電話那頭的克里斯,光速得掛了電話

「蛤!什麼」「啊~好麻煩哦」無奈的克里斯重重的抱怨著,滿滿的不情願,他只好一頭倒下趟回柔軟的床上,重溫一下溫暖,讓有些煩躁的心情舒緩些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換門鈴被按爆的克里斯有些怒了

起身離開溫暖的床,走向被柔柔陽光照得有些溫暖的陽臺

「欸!你下午再來,現在還沒到營業時間」
克里斯朝着維克托大聲的喊著

「 你不是都醒了嗎?就快點幫我嘛!幫完,我速速走,你慢慢睡,不是很好嗎?」
維克托不顧周邊路人熱烈的視線,在克里斯家外大喊著

“被你吵完誰還睡得著啊”克里斯在內心吶喊著
「好好好,你等下,我馬上下去」
我還想在這個社區生存下去啊,不能因為他,我接下來的日子都要被當作成怪人吧

克里斯沉重的走去浴室洗臉刷牙,早上原本悠哉的清洗身體這美好的小確幸被維克托剝奪了,克里斯想到就越刷越無力,走出浴室後,把上身的睡袍脫去,換上潔白的襯衫,翻找一下桌上各式的古龍水,噴一些在頸部,淡淡香氣讓他顯得更加有魅力,頓時覺得完整的克里斯下樓為維克托開門

「啊~終於進來了」維克托脫掉了看似昂貴的褐色皮鞋,換上克里斯家裡的舒適的拖鞋

「你先去那邊坐下,咖啡可以嗎?」
克里斯慵懶得走向廚房

「哦!好啊沒問題」

過了二十分鐘,克里斯帶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走出來,新鮮的咖啡香,讓兩人心情都放鬆了

「是哥倫比亞的咖啡豆嗎?」維克托瞇著眼,細細品味咖啡的香氣

「不愧是把咖啡當水喝的人啊」克里斯調侃著他

「我早就不那樣了」
維克托微微的皺一下眉頭,慢慢的品味咖啡細微的酸度,和淡淡的果香

「所以,我該怎麼做,克里斯」我來這邊的目的,可不是喝你一杯手沖咖啡而已

「我會幫你準備好的,你就等我打電話給你吧」
克里斯悠哉的喝著咖啡,彷彿已經看到未來,而計畫一定會成功

「你確定」維克托帶點鋒利的眼神,語氣充斥著懷疑

「我 克里斯做事你放心,不然你要我的手指頭嗎?頭目」克里斯有些演不下去了,憋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我回家,如果計畫結果我不滿意的話,你的手指頭就是我的了」這傢伙真的是玩不夠呢

「屬下做事使命必達,請頭目您放千百顆心」克里斯沒把情緒整理好,憋笑憋得好痛苦啊

「那我走囉」維克托揮揮手

「拜囉!不送」克里斯起身拿起那兩個杯子,踩著緩慢的腳步,走向廚房

「這是跟頭目說話的口氣嗎?」維克托演黑手黨的頭目演得可真上手啊

「哦哦,抱歉抱歉」克里斯把杯子放進水槽,走出廚房

「請頭目,路上小心」克里斯站在玄關 ,右手附在左胸前,向維克托鞠躬

「這才差不多」維克托踩著愉悅的腳步走了出去

克里斯離開玄關,繼續把水槽裡的杯子洗乾淨,事後坐回沙發,拿起手機開始撥號

「嚕嚕嚕~嚕嚕嚕~」

「喂~克里斯啊怎麼了」帶點磁性的女聲從話筒那方傳來

「噢!真利啊,勇利現在在英國吧」

「對啊,怎麼了?他跟美奈子老師目前在那邊哦」

「你弟被禿子盯上了」

「蛤?你說維克托嗎?」

「我就知道你懂得」

「那個禿子還沒有動我弟」

「放心,完全還沒說到話」

「叫他別對我弟有什麼非分之想」

「這就很難了」克里斯無奈的笑了笑,還沒說到話,就先偷拍的痴漢,我可阻止不了

「欸欸我順便要一下勇利的號碼」

「哦哦好啊~090-xxxxxxxx」

「哦,非常感謝你,下次再去找你囉!」

「好啦好啦~再見」

克里斯心想計畫真的太順利啦~現在來打給勇利啦,可是現在打給勇利,會不會很奇怪啊
我現在完全想起勇利了,但勇利不一定想得起我
算了算了,我豁出去了,誰管他那麼多啊

下定決心的克里斯決定撥號給勇利

「嚕嚕嚕~嚕嚕嚕~」

「喂~不好意思請問是?」

「喂~我是克里斯托夫·賈科梅蒂」
嗯!這聲音真的是勇利,在變聲期時沒有太大的改變,還是帶點軟綿綿的聲音呢!

「嗯…是姐姐的朋友嗎?」

「對對對,我是你姐勝生真利的朋友」

「那請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勇利,你忘記我了嗎?為什麼這麼客氣,你以前很黏我的啊」

「嗯…有一些忘了」

「那請問你等下有空嗎?是否可以約你喝杯咖啡」

「等等跟美奈子老師說一下,應該可以吧~」

「好,如果可以請打電話給我」

「喔好沒問題」

等等照計畫進行應該就沒問題了,勇利說不定見到我就能想起了吧!我見到勇利的時候,他還太小,沒記憶很可能,但我的特徵很明顯,他應該會有印象吧~

以美奈子老師的個性,應該能爽快的接受吧,再過幾分鐘,勇利應該會再打來

手機的鈴聲響起,我真是太懂你們啦

「喂~勇利」

「我可以去哦!那要約哪呢?克里斯先生」

「哦!勇利你實在太客氣了,後面的先生可以免去吧」

「哦哦…不好意思」

「哈哈哈!果然是勇利,動不動就道歉,你告訴我,你在哪就好了,我去接你」

「我現在在xx歌劇院,別太早來啊,不然你要等很久的」

「好好,那你大概什麼時候會好,打電話給我就可以了,那邊離我住的地方還蠻近的」

「那請再等我30分鐘,我會盡量快些」

「好,你去忙吧,等你的電話」

xx歌劇院,離這邊車程只要10多分鐘吧,還有什麼要準備的啊,好像沒了吧,好興奮啊要和勇利見面什麼的,欸!不行不行,這樣我就變成像維克托那樣的痴漢了,不過當痴漢感覺好像還蠻不錯的

啊!原來已經30分鐘了,勇利打過來多久了啊,剛剛一直放空,沒聽到鈴聲響啊

「啊!喂,勇利好了啊」

「我好了喔,可以來載我了」

「那我馬上過去」

克里斯拿起車鑰匙,衝去車庫,飆車飆到勇利的所在地,原本10分鐘多的車程變成5分鐘

「勇利在哪呢?」克里斯放慢車速,慢慢的找起人來,嗯…勇利應該很好找啊,到底在哪啊,啊好像在那,克里斯緩緩的靠近那裡

克里斯搖下車窗向外面喊道
「嘿~勇利」

原本低頭看著手機螢幕的勇利被克里斯突然的出聲嚇到,手上的手機因為驚嚇沒拿穩,差點掉的地上,幸好克里斯手快接住了手機,正好勇利也想去接住手機,兩人的臉瞬間靠得很近

「欸,啊啊啊~抱歉」勇利天生害羞,臉上慢慢浮現微微淡淡的嫣紅,就連耳朵也被渲染,害羞的勇利,真是可愛啊

「哦,沒事沒事,手機還你快上車吧」
克里斯因為勇利的過度反應,也害羞了起來,臉上也浮現微微的紅

勇利正想開啟後座的門

「欸~勇利不坐副駕駛座嗎?」

「這樣不會影響克里斯開車吧」

「不會不會,完全不會」克里斯立馬下車到副駕駛座那,為勇利開門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勇利入座副駕駛座後
,克里斯也匆忙上車

「那要去哪呢?」勇利輕輕的問

「一個很棒的地方」克里斯帶笑回答

「嗯」勇利瞇著眼,小聲的回答,車內冷氣不會太強剛剛好,淡淡的精油香味和克里斯的古龍水混合在一起,完全不衝突,反而帶出特別的芬芳
,勇利就這樣緩緩的睡著了,還發出微微的鼾聲

「是剛剛站累了嗎?!」克里斯笑了出來,勇利你這樣毫無防備真的可以嗎?

一下就到了克里斯說的好地方,克里斯的店

從爺爺那傳下來的店,勇利第一次從日本來找他玩,那時他們完全不回家,只待在爺爺的店裡,還記得第一次教他沖泡咖啡,小小年紀的勇利那專注的眼神,熾熱的視線看著自己的每一個動作,自己沖泡時,那充滿光澤琥珀色的眸子閃閃發光的注視著自己,克里斯非常喜歡被勇利注視

勇利第一次做咖啡拉花失敗的時候,一顆顆淚珠從勇利柔軟又有些肉肉的臉頰留下,扁著嘴,皺著小巧的鼻子,一直用手把淚珠拭去,哭花的小臉蛋,看過一次就忘不掉,克里斯安慰著勇利陪他一起重作,那晚勇利縮在克里斯的懷裡沉沉睡去,感受著勇利的熱度,克里斯覺得很幸福

克里斯看著勇利的睡臉,如蜻蜓點水般在勇利的臉頰上吻了一下,帶著如父親一樣的眼神,摸了摸勇利的頭,柔軟的髮絲讓克里斯愛不釋手

「嗯…到了嗎?」勇利模糊的揉了揉眼睛

「對,到了,下車吧」克里斯下車為勇利開門
,勇利要踏出車門時,因為剛剛睡著腳麻所以沒站好,就這樣摔倒在克里斯懷裡

睡茫的勇利蹭了蹭克里斯,身上的古龍水讓勇利安心的繼續睡了下去,克里斯無奈的笑了笑,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勇利帶進店中,放他在沙發繼續睡,放置完勇利,克里斯就去泡咖啡了

勇利應該還是不太喜歡太苦的咖啡,就決定做勇利最愛的榛果拿鐵好了,整間店充斥著奶油和咖啡香,看著勇利因為咖啡的香味,緩緩醒來

「嗯…我怎麼在這……」勇利真的睡茫了

「來~你先喝這個吧!」克里斯把杯子遞給勇利

勇利接過克里斯遞來的杯子,有這濃郁榛果香的拿鐵讓勇利的眸子亮了起來,輕輕的吹涼拿鐵,喝了一小口,這溫暖又熟悉的味道,讓勇利瞇起眼揚起幸福的微笑

「勇利你慢慢喝,我去打通電話」

「好」勇利繼續陶醉著喝著拿鐵

克里斯推開門,走到店外

「欸~維克托2:00來我的店」

「amazing!你處理好囉!那麼快」維克托的驚呼聲帶出滿滿的不可置信

「我克里斯做事耶,拜託」

「好好,我知道了,掛囉」

「掰掰」

克里斯伸伸懶腰,現在快中午了,勇利應該餓了吧,他慢慢的走回店裡

「勇利等等會有人來找你喔」

「誰啊?」勇利歪著頭問

「你應該有印象,但我保密不說」

「克里斯真是壞心眼」勇利小聲的嘀咕著

「好啦好啦,你有什麼想吃的嗎?」克里斯帶笑著問

「嗯,你煮什麼我就吃什麼,感覺克里斯你的廚藝超好的」

「哦好吧!你這麼相信我的廚藝,那你就好好期待吧」

克里斯穿上圍裙,走進廚房。


奇蹟  《2》

#維勇

嚴重ooc

當紅製作人維x不露臉的創作型歌手勇

微勇吹

「話說,你是怎麼認識勇利的」
克里斯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呢

「在我散步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唱歌就走過去了」維克托的臉有些陶醉

「你有跟他說到話嗎?」克里斯擦著杯子要準備做最後的善後

「沒有」維克托的語氣顯得有些低落

「蛤~沒跟人要手機號碼就算了,也沒講到話,你要怎麼把到他啊!我的媽」
克里斯扶著額說著

「我每天都去公園,發現勇利都會在下午四點的時候,在花圃中心那唱歌」
維克托胸有成竹的自說自話

「那又怎樣,人家又不認識你」
克里斯語氣中滿滿的不屑

「!!!誰會不認識我這當下最紅製作人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哇靠!你真的超臭不要臉的」
克里斯用超諷刺的話語刺著維克托

「我要找一天跟他告白」
維克托完全不理會克里斯的話

「你知道怎麼告白嗎?」
克里斯揶揄著維克托

「靠!我還真不知道」
維克托用懵逼的臉看著克里斯

「你說真話嗎?」克里斯無言了

「每次我還沒告白的時候,他們就先向我告白了啊,我根本沒向人告白過」
維克托用無辜的語氣說著

「克里斯你幫幫我啦」維克托苦求著克里斯

「吶!給你」克里斯給了維克托一個糖果

「給你醒酒的,店要關了,收拾一下」
克里斯鹽鹽的看了下維克托

「討厭啦!幫一下啦,幫一下嘛,幫一下又不會死」維克托完全不把克里斯的話放在耳邊

「克里斯愛情諮商中心現在打烊,請明早再來」
克里斯用正經的語氣說著,把維克托逗的咯咯笑

「好吧!明天我再來」維克托開心的露出招牌的愛心笑

「別太早哦!我要足夠的睡眠」克里斯帶點警告意味提醒維克托

「好啦~我知道,拜」維克托站起,轉身朝門走去,離開前被克里斯叫住

「欸,你還是下午再找我好了」
克里斯說

「好啦!明天下午」說完便從酒店離開。

-*-*-*-*-*-*-*-*-*-*-*-*
下集勇利正式出場vuv

奇蹟  《1》


#維勇

嚴重ooc

當紅製作人維x不露臉的創作型歌手勇

微勇吹

  昏暗的燈光落在吧檯上,小小的店中兩個人的身影,顯得有點冷清。
   微尖的音樂,若有若無的刺著維克托的耳膜。
    維克托揉揉有些疼的太陽穴,嘆了嘆氣
    「克里斯,老樣子,還有音樂小聲點」

「欸,怎麼了又被甩了,要換成失戀的歌嗎?」

維克托還是不爭氣的笑了,喝著略帶麥芽香氣的啤酒,苦澀的滋味帶著些辛辣,這世界還是有懂他的人啊!

  帶點磁性的女聲緩緩播出,有點懷念啊
「我是那種會為了留住某人,而難過的人嗎?」

「恐怕不是」克里斯帶笑的回答著

「克里斯你聽好別嚇到哦」維克托的語氣轉為嚴肅,克里斯被嚇得不輕。

  播放器的歌聲還在繼續,空氣有些凝結
「我有喜歡的人了」語氣落下麥芽的氣味從口中散出

「蛤~欸欸欸欸欸欸」克里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到底聽到了什麼???

手不由自主的伸向維克托帥氣的臉龐,重重的捏了下

「哇!克里斯你是吃錯藥哦,而且就算要捏也是捏自己的啦」維克托扶著被捏得紅透的臉龐,微微的哭腔顯得有些可愛

「今天的酒有那麼烈嗎?是喝醉了吧!」完全沒在理會維克托的克里斯看著那罐酒,懷疑了起來

「是真的啦~」維克托突然帶著有些淘氣的聲音站起來一直狂搖克里斯的肩膀

「好好好!冷靜ok?」克里斯被搖得有點暈啊

「是哪個孩子讓你這種不吃回頭草的輕浮男如此著迷?」克里斯帶點笑意的問著

「是這個孩子,叫勇利,日本人」維克托給克里斯看手機桌面的相片

「嗯這孩子真的好可愛呢!尤其是這屁股的曲線讓人很想捏呢!」

「話說,你是女高中生嗎?把喜歡的人的照片設桌布」
克里斯忍不住了這我一定吐嘈

維克托翻了個白眼又問
「你猜他幾歲?」

「20…不…應該更小,16歲吧!」

克里斯皺起眉頭思考著,
就算他是在江湖上打滾數年的老司機,
就算他看長相猜年齡的技巧多麼熟練,
這少年一定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懷疑自己的人

「這是你最後的答案」維克托露出了猥瑣的表情
,看了讓人真不快

「嗯!對」克里斯決定豁出去,他第一次如此確定。

「達達,你這人肉年齡分辨器,也會有失誤的時候啊」

維克托在胸前比上大大的X,忍不住咯咯的笑出來了

克里斯聽到臉都綠掉了

「他其實23歲哦!」

「蛤!!!!!!」克里斯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照片上的少年分明只有高中生的年紀吧

「欸欸!你沒騙我吧!沒修圖 沒化妝」
克里斯睜大眼睛問著

「我用我的髮際線發誓,如果我說謊我就直接脫毛變禿頭」

維克托彷彿用性命做擔保

「好好好!你的髮際線」

「話說,記得下次帶這孩子來,我可要好好看看他呢」

克里斯用不可敘述的神情看這勇利的照片

「欸欸欸,你哪是什麼表情啊」

「帶來可以,但可別跟我搶,也不准欺負他喔」

維克托向克里斯警告著

克里斯聽完,微笑了起來

“好像有點眼熟呢?會是他嗎?但這童顏,大概除了他也沒其他人了吧”克里斯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