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過敏症患者

維勇不逆不拆 勇廚 勇吹
求勇利親媽交流vuv

Lover Or Loser 《1》


#維勇

#不是甜餅

#也不是玻璃

學生維×教師勇

有老梗!!!!!!!
而且很多。。。

#有蝶化

#有ooc

#有bug

*-*-*-*-*-*-*-*-*-*-*-*-*-*-*-*-*-*-*-*-*-*-*-*-*-*-*-*-

聖彼得堡的五月,是非常舒服的季節。

勇利戴上老氣的藍框眼睛,而在厚重鏡片下的是那美麗的眸子,穿上襯衫,急忙的打好領帶,這是他當實習老師的第一天,而他就快要遲到了。

著急的奔跑,衝進地鐵站後,目光不自覺的被前方一位俊美的男人吸引了,無法收起這灼熱的視線,不行,已經中毒了。

他就這樣看得入神,人群的流動,讓這位在俄國人群中顯得有些嬌小的日本男子無法好好的進入車廂內,眼看就要被擠走時,那位俊美的男人,用無比大的力氣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拉入車廂中。

“啊!謝謝”

勇利緊張的用著不熟的俄文向男人道謝

在擁擠的車廂,勇利被男人擠在角落,身高的差距和勇利的體型讓男人可以把他好好的藏著,就像是不想讓別人看到勇利一般,把勇利罩著。

“你不用緊張! 對了,你是日本人嗎?你是要去哪嗎?”

男人用著好聽爽朗的聲音問著

“欸!有那麼明顯嗎?我要去聖彼得堡文化藝術大學”

“還好啦!你說你要去聖彼得堡文化藝術大學?我是那裡的學生哦,你是交換學生嗎?”

男人低頭看著身下嬌小的勇利,好可愛

“我是實習老師哦,我叫勝生勇利,你呢?”

難以掩飾的緊張,勇利有些膽怯的問著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車子緩緩減速,車門開啟,人潮再次流動,維克托隨性的牽起勇利白皙的手,時不時的輕按手指的關節,撫摸微微粗糙的薄繭,緩慢的步伐,貼心的舉動舒緩了有些緊張的心情,勇利就這樣被牽出地鐵站。

“要一起走嗎?”

維克托問著勇利

“嗯…麻煩了”

帶著有些彆扭的聲音,勇利小聲的回答

🌸Shelter🌸  《5》 完結!!!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一天,房間被陽光渲染成舒服的色調,勇利一如往常的在剪紙,剪下來的紙,一絲一絲的非常漂亮 也很整齊,現在他的床上滿滿的一絲絲的紙,勇利不准其他人動,在他眼中,他在用自己的方法贖罪。

白淨的紙屑就像白雪一樣淹沒著勇利。

勇利專注的剪著,完全沒注意到維克托已在旁邊觀看許久。

維克托也不想打擾他,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靜靜的看著。

良久,勇利因為一直維持著同樣的動作太久,正覺得肩頸有些酸痛,想要休息一下伸伸懶腰時,被坐在旁邊的維克托嚇到。

“哇噢!” 勇利被一直待在旁邊不出聲的維克托嚇到了。

“勇利你真的很專注呢~都沒發現我已經坐在旁邊了” 維克托賭氣的說著

“我這不就發現了嗎?” 勇利像安撫大型犬一樣,輕摸維克托銀色的髮絲。

“你最近有什麼想要的嗎?一直剪紙不會膩嗎?”

“嗯…好像沒有耶” 勇利輕撫下巴說著。

但經過一段時間後,勇利還是向維克托要了一個皮箱和一些小小的玻璃瓶幾張色紙和一隻筆。

維克托記在筆記本中後就繼續和勇利聊天。

有時維克托也會和勇利提起自己的煩惱,而勇利語氣時而銳利,時而溫柔,讓人捉摸不定。

“勇利你還真夠嗆的”

是的,勇利常常用尖銳的語氣把他刺醒,還不保留,一針見血的,讓人無地自容

“彼此彼此”

勇利專心的剪著自己的紙,沒看維克托一眼,就算這樣,他們也從不會感到尷尬,反而呈現出一種無法言語的奇妙氛圍。

應該,是所謂的默契或羈絆吧。

無聲中突然響起敲門聲,聲音很輕,彷彿怕傷到門一樣。

“勇利,有人找喔”

維克托低頭看著論文和報告,小聲的提醒一直在專注於剪紙的勇利

“幫我開下門好嗎?”

維克托微微的嘆了口氣,放下腿上的文件,走去開門。

“是這樣嗎?好喔!謝謝”

看著維克托和門外人交談,勇利爬下床,走向他們
就算接近了,卻還是遠遠觀望,勇利看著門關上

“是誰嗎?”

“對不起!是我私自把你的心得和原創小說拿去投稿,剛剛那個人是編輯部的人”

“哦!謝謝…”

“欸”

“我其實很希望有人能看到這些我所創造出的東西,就算我死了,也讓人知道我來過這世界,我不想再孤獨了”

勇利笑了

維克托知道那是勇利強顏歡笑的樣子,故做堅強的勇利

“你那什麼臉啦!你先待著我去找東西”

勇利就爬回床,看著維克托離開

“又是一個人了嗎?”

“大騙子”

勇利放下剪刀,默默的哭泣,過了不久就睡著了

等到維克托回來,今天好像不行了

晚安

“勇利?”

“嗯嗯我在”

“這些東西給你,我這陣子應該都沒空來找你,對不起哦”

他說完就離開了呢。

勇利完全的放鬆,放肆的大哭,心中的暴風雨,就像永遠不會放晴一樣。

拿起那些東西,在每張色紙上留下每人的名字,留下一切,彷彿不會再見面般,把什麼都說了,毫無保留的把
僅存的感情完全的停留在現在。

越來越不清楚的視線,快動不起來的手,模糊的字跡,潦草到快什麼都看不懂,再見。

勇利把全部的色紙放進每個瓶子中,表明每個瓶子的主人後,輕輕的放入箱中默默的放進床下,完成了呢!

幸福的淚水

彷彿啜泣聲浸滿整個病院,大家淚了心也累了
疲憊中的溫熱淚水是唯一的解放

維克托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返回勇利的病房
踏入的哪一刻,勇利潔白的病號服有著斑斑艷紅,緩緩的靠近勇利,期盼他的溫柔擁抱

拿起那把剪刀確認左胸的跳動,在那一刻刺入

抱歉我錯了……

“那個…勝生先生你出神囉”

“欸”

“這是你的新藥,記得要吃,我們剛剛已經把舊藥的劑量用到快超過負荷了,如果有不舒服,請記得說”

告知完就走了

充斥著藥劑的苦味,令人窒息的白色病房,走回到這裡了

忍受令人厭煩的反胃感,小聲的乾嘔聲,生怕一下就完全的吐出,暈眩的每一秒,恨不得直接脫離這世界,真的受不了了呢

受不了了呢

受不了了呢

那把剪刀應該還在吧

再一次吧

“雨落下了呢?”

“是太陽雨嗎?”

“不是哦,比太陽雨溫暖的有嗎?”

“比溫柔的有哦”

“是深夜的細雨吧”

知名文壇作者:勝生勇利昨日正式宣佈去世

35歲的他在7年前的聖誕節殺死了自己的主治醫生,最後也在今天的聖誕節用同個方式了結自己

此生出版5本書

「懺悔」
「夢」
「追尋」
「雨」
「再見」

以下是勝生勇利的遺言:我常聽說黑暗戰勝不了光
應該真的是這樣吧,我也在黑暗中看到了色彩
那七道色彩,一位是維克托,他是我仰慕的人,無法繼續下去的愛人,我希望他也是這樣看我的,一位戀人,而不是一位病患。

還有我的養父母,他們的女兒,和她的爺爺,是的他們一家人給我的愛,讓我能活到現在,謝謝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還有對不起。

我也要感謝那些陪伴過我的孩子,讓我有活著的感覺,不是冰冷,原來我還可以笑起來

我好像也看到我自己這一道光,一道無形的光吧。

在未來你們也看得到吧

我其實……

我也不想死啊,但我再也不想在痛苦下去了

所以我的讀者們,別難過了,如果你們迷茫,感覺被內心被掏空,想跟我聊天,想看到我,下起太陽雨時請想起我,我永遠在,我……

*
在未來你看到了什麼美奈子是這樣說的

“聽說只要下起太陽雨就是勝生老師回來了”

“欸真的嗎?”

“應該是開玩笑吧”

“咦?這個皮箱”

“裡面是塞滿繡球花花瓣的瓶子?”

‘’有一個上面有名字耶!”

“維…克托”

勇利的葬禮,天空下起金黃的太陽雨

他們都留下一道淚水,那些微笑,和葬禮的氣氛沒有違和感,這是勇利的葬禮,只有再會沒有分離,勇利沒有離開,只是變成無形的光了

*

我們都被勇利救贖了,這是那些光芒的主人說過的最後一句話,說完好像就去找勇利了哦

好像真的找到了

給予《2》


知名作家維x異次元少年勇

有dug

有ooc

對不起……
+=+=+=+=+=+=+=+=+=+=+=+=+=+=+=+=+=+=+

勇利笑著望向不解的維克托,把那把餐刀放進褲子後面的口袋中,空出雙手,為維克托拉開椅子。

維克托就這麼坐了下去,勇利為他倒了一杯能安定情緒的茉莉花茶,維克托閉上雙眼暫且忘記讓他心煩的事實,往好的方面想這是一個新的題材,在文壇上再次展現的機會就是現在了,不是很好嗎?

維克托笑了

勇利繞到維克托的身後迅速的拿起餐刀就這麼往維克托的左胸刺去,還搞不清楚情況的維克托發出憤怒的低吼,痛到坐不穩的從椅子上摔下,從口吐出的鮮血就像紅花。

“維克托你還聽得到吧”

勇利蹲下看著維克托,故做正定的問著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維克托痛苦的喊著,憤怒和絕望攀附在他的身上,他現在只想殺掉他。

“我很抱歉……但你要回去…你不該出現在這……”

勇利忍住想哭泣的衝動勉強的說著,重新拿起餐刀,重重的在維克托的頸部劃了一刀。

模糊中,看著黑髮少年脆弱的一面,突然想碰一下他的臉。

“嗯!你這篇新作一定會大賣的,讓人有身歷其境的錯覺,虛實交錯,應該能引起讀者的共鳴,不錯啊!虧你休刊那麼久,搞出這篇還蠻值的,你怎麼了?”

編輯看著維克托笑著問著。

“……”

在放空的維克托什麼都沒聽到,什麼也不說

“你是不是變了”

回到過去的記憶
坐在地板上的少年崩潰的大哭,這是他第幾次殺掉他最愛的男人維克托呢?

數不清了吧

看著地上的鮮紅,人卻不知去哪了,連一次擁抱都沒辦法

摸著自己的左胸,確認自己已經死了……

有人說心臟能保存重要的記憶和靈魂,勝生勇利把心臟移植給了那位他最愛的那個人,而那個人忘記了…
忘記了一切
忘記了他。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心臟應該在28歲時停下,上天只賜與他1471680000多下的心跳,但因為意外而在這有生之年中,遇到他最愛的人,勝生勇利

因為愛相遇的兩人卻無法相愛,就如同平行世界的男女,越離越遠,但小指上的紅線連著,剪都剪不斷,維克托因為生命逐漸凋零而害怕相愛,勇利自私的愛讓他們能在一起,勝生勇利奉獻了心臟,給予了維克托,這輩子最貴重的禮物。

無法接受最愛的人的消失,他決定抹煞一切,把一切給封閉。

當想要窺視內心的想法油然而生,勇利二話不說的直接扼殺這個想法,連窺視都做不到

今年最受矚目的作家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文風轉換療癒寫實風格,卻任保留最初味道,用奇特的手法所說無比承重的事實,而這本書的名字叫做「夢」

“勇利是你吧”

維克托讀著自己大賣的小說,坐在沙發上淚流滿面的說著。

是花了多少年,懦弱的自己才能勇氣面對你的消失
你也應該真的消失了吧!就因為我終於有勇氣面對
是這樣吧

這世紀最矚目的作家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宣告引退
現在已經完全找不到他的痕跡,除了哪些小說,不然根本不會有人記得他來過這個世界。

“真的是非常適合死掉的日子呢”

海風吹著,這個普通的男人站在懸崖上看著海,喃喃自語

“那個…這個送你”

這聲音,維克托轉頭一看,那個熟悉的面孔
一個黑髮少年拿著一束野花

“謝謝你哦”

“那個可以問你叫什麼嗎?小弟弟”

“我叫勇利……”

給予《1》

知名作家維x異次元少年勇

有dug

有ooc

+=+=+=+=+=+=+=+=+=+=+=+=+=+=+=+=+=+=+

維克托坐在病房外的長椅上,看著在雜誌上的自己
淡淡的消毒水味又帶著微微藥的苦味,他皺了皺眉頭,想著能不能早點離開,等待的時間是這麼漫長。

“你能把你的心臟給我吃嗎?”
維克托抬起頭頭朝向發出聲音的方向。

一個留著黑色短髮,長相十分清秀又帶些許的稚氣,相當可愛的一位少年。

“我沒時間陪你玩喔!你媽媽呢?”
維克托翻著雜誌,無奈的抬起頭看著少年

「真是奇怪的人……」

“你忘了我了嗎?明明昨天才見過的”

勇利面無表情的說著,明明語氣應該要再失落點啊,結果卻是這樣的毫無起伏。

“我…”

維克托好像想起了什麼

“下次再說吧”

勇利無情的打斷維克托,轉身就走了

遇到這麼奇怪的事,維克托的思緒都飛了。

離開醫院的途中,一直思考昨天看到的每一個人

無心關注剛到手的健康報告,幫馬卡欽處理完飼料和水的問題後,他就開始把剛剛想到的人全寫在紙上,開始思考其中的關聯性,卻毫無疑問的完全沒有任何瓜葛

看著毫無結果的事實,維克托也覺得累了,就趴在書桌上小瞇一下

模糊中,可以看到一位少年,是今早在醫院那莫名其妙的神秘少年。

那個少年就這麼坐在餐桌上,琳瑯滿目的食物,就像聖誕節一般豐盛,就像最後的晚餐…

“你終於來了”

少年沒有那時的冷漠,而是用大大的微笑回應維克托。
他從餐桌上跳下,慢慢的走向維克托

“你是什麼意思,這裡是哪?我是在夢裡嗎?”

維克托扶著額頭,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算是我們的空間吧,我和你是不同世界的人”

語氣平順的就像在訴說著今日天氣如何,而不是這種讓人無法理解像在胡說八道的話語

“你說什麼?你在捉弄我嗎?”

維克托的腦當機了

“雖然有些矛盾,但我跟你真的不屬於同個世界,這個空間應該是被創造出來當作我們兩人世界的橋樑,在你的世界這空間應該能稱為是夢吧”

勇利努力的解釋他所知道的事物

“所以我們只能在夢中相遇”

“是的”

“那在上次相遇你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能把你的心臟給我吃嗎?”

“對就是這句”

“因為我需要你的心臟”

勇利揚起無論是誰都會融化的笑容,看著維克托

擺在背後的是一把相當精美的餐刀,看起來毫無殺傷力

但誰知道呢?

十五夜 滿月

小甜文

維勇

小日常( ⁎ᵕᴗᵕ⁎ )

中秋賀文

有bug

有主動勇(*˙˘˙*)希望喜歡

。.:*ฺ✤ฺ。.:*ฺ✤ฺ。.:*ฺ✤ฺ。.:*ฺ✤ฺ。.:*ฺ✤ฺ。.:*ฺ✤ฺ。.:*ฺ✤ฺ。.:*ฺ✤ฺ。.:*ฺ✤ฺ

“勇利你能去幫我在轉角那間菓子店買糰子嗎?”

寬子用相當溫柔的嗓音喊著

“怎麼今年是去買的呢?以往不是都是您做嗎?”

勇利穿起薄外套,整理一下被弄亂的頭毛

“聽說那家店的菓子非常好吃,勇利應該有經過看過吧”

“好像有印象耶,應該看過吧”

勇利坐著穿鞋時,想了想

“那個,媽~我出門囉”

“路上小心”

勇利走出門,呼吸著乾燥的冷空氣,風吹過髮絲,走到了海邊附近

喜歡浪聲的勇利,選擇了繞遠路,嗅著微微的鹹味,彷彿像嚐到了什麼,微微的笑了

一個人悄悄的跟來了

“勇利,怎麼自己去買東西,都不找我的”

維克托用雙臂環住勇利的頸部,嬌小的身軀瞬間被維克托擁進懷中

有些小生氣的維克托咬了一下勇利的耳骨,留下痕跡後,不忘舔了一下

入秋後就修剪頭髮的勇利,沒有過長的頭髮可以完全遮住耳朵,痕跡就這樣若隱若現的

勇利抖了一下,臉浮現出微微的緋紅,害羞的用有些過長的袖子遮擋可愛的小臉

維克托看著懷中不吭聲的勇利微微的發抖,怕是自己太用力了,惹勇利哭泣了

“勇利對不起,是不是真的很痛”

維克托的頭逐漸靠近勇利的臉龐,想確認是不是真的惹勇利哭了

正當維克托擔心時,勇利捏了捏維克托高挺的鼻子,親了一下臉頰

“笨蛋”

勇利小聲的在維克托耳邊說著,臉紅的像顆蘋果一樣

愣住的維克托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勇利就這樣小力的彈了他的額頭

“……”

維克托緊緊的抱著勇利

“太緊了啦!很難受”

勇利痛苦的想掙脫維克托的束縛

“啊!抱歉”  維克托立馬收手

“勇利你的唇干到有些出血了啦”

維克托從口袋中拿起唇膏,輕輕的塗抹在勇利的唇上

“維克托你的也有點干耶!閉上眼睛,我幫塗”

勇利讓維克托微微蹲下,等維克托眼睛閉上,勇利就親了上去

“勇利!!!” 維克托輕撫被勇利親著的薄唇

“怎麼了”  勇利露出可愛小惡魔的表情,看著維克托

“你這樣我會忍不住的” 維克托摀著臉說著

“欸?”

維克托就這麼吻了上去,原本如蜻蜓點水般的吻變成了充滿情慾的法式熱吻,直到勇利看挺不住,腳開始有些軟時,維克托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那櫻色的唇

“維克托,我們是出來買東西的”

勇利氣喘吁吁的說著

“對耶,勇利我們必須要快點了喔”  維克托握起勇利的左手,開始小跑步

“還不是因為你拖了時間”  勇利緩緩的跑起來,但無奈剛剛的餘韻為止,腳還是有些軟,無法跑的很快,注意到這點的維克托,在勇利慢下來的時候直接一把抱起

“你在幹嘛啦!!!放我下來”

勇利摀著臉扭動身體

“欸勇利!這樣很危險的,在沙灘上跌倒可不是好事喔”

聽到維克托這麼說的勇利,動也不動的倚著維克托,還盡量憋氣,瞧到這畫面的維克托不爭氣的笑了

沙灘上兩人的身影,緩緩的移動,時間彷彿靜止,美麗的畫面就這麼被琉璃珠收藏了起來

快到菓子店時,維克托就把勇利放下,兩人幸福的手牽著手,甜甜的感覺就如吃了支泡泡糖味的棒棒糖,身邊圍繞著粉色的泡泡

“那個,我要兩份月見糰子,一份醬油味的一份紅豆,嗯嗯……再一份黃豆粉的”

勇利說完就揚起一個滿足的微笑,好像等下就要一個人把全部吃掉一樣

“好的,請稍等”

“勇利點這麼多麼嗎?” 維克托看著勇利

“是啊” 露出像孩子一樣的笑容,勇利快樂的哼著小調

“會變胖喔,不能吃太多” 維克托警告勇利

“可是你看我都瘦了這麼多了耶”
勇利拿起維克托厚實的大手撫上自己纖細的腰

“嗯…好吧!只有這個禮拜可以這樣” 最近真的太寵勇利了,維克托寵溺的看著勇利,心想這樣不行

勇利撫著維克托的手,看著店員緩慢的動作,不馬虎十分有條理的做著包裝糰子這種小事,也讓勇利覺得療癒

“好囉!來要拿好哦,這個月兔的和菓子是送給你的哦,要小心拿哦~”

店員小心翼翼的把袋子交給勇利,維克托則是在旁邊付錢,勇利心滿意足的拿著袋子,幸福滿足四個字就這麼寫在臉上

“謝謝囉!拜拜” 勇利走時,不忘和店員道謝和道別

“可愛的小弟弟再見囉!” 店員用年輕有活力的聲音回應勇利

勇利聽到後臉又紅了,維克托看著店員,笑笑的揮揮手

“勇利剪短頭髮後是不是變更年輕了”

維克托用左手摟住勇利的腰

“欸有嗎?我覺得還好” 勇利搔了搔後頸

他們有說有笑的踏上回家的路程

吃晚飯後,維克托和勇利喝著清酒吃著糰子在賞月

皎潔的月光灑落,勇利烏黑亮麗的黑髮有些閃閃發光,
琥珀色的眸子因為水氣顯得有些撫媚,臉頰漸漸浮出微醺的紅,綺麗

維克托看著勇利,無法自拔的想要一直看著

“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ね”

勇利說了這句話後,喝了一口清酒,未入口的液體,延著頸部留下

像清酒一般甘甜清爽
唯有勇利是這麼濃烈

🌸羽化🌸

羽化

※維勇

很久之前的腦洞

#短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午後溫煦的冬陽,適當的溫度,讓人不自覺的慵懶了起來。

“欸~維洽我們今天能去海邊散步嗎?”

勇利看著電視中的廣告,天色被夕陽渲染得七彩,朦朧的霧面感,綺麗的畫面,讓勇利很想親眼目睹,就算他們已在無數夕陽前親吻。

“好哇!沒問題”

維克托寵溺得摸著勇利黑亮的秀髮,用手指輕柔的捲起有些過長的髮絲。

“勇利的頭髮是不是太長了,要不要我幫你剪”

“嗯…我們剪完就去好不好?”

勇利看似隨便得問著,卻好像又夾雜了一些其他的情感,是籌劃著什麼嗎?

勇利圍起圍布,維克托在身後細細的修剪,他們聊起從前,聊著他們的第一次
第一次見面,第一次牽手
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親吻,第一次吵架
第一次蜜月,第一次奉獻出完整的自己
第一次覺得彼此的重要
第一次感謝遇到彼此
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說真的這種感覺很奇怪,他們說著到笑著到哭著

他們笑著流淚,淚水中是滿滿的感情,他們對彼此的愛

收拾了一下,把落下的頭髮收集起來綁成一小撮,放進那個充滿回憶的盒子裡後,他們就用走的前往了最近的老地方

他們最愛的那個海邊,海鳥還在飛,海風也吹著,今天是那麼的舒適,一切都一如往常,就像結束只是一場夢。

鹹鹹的海味,跟眼淚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嘛

兩人緊緊的依偎著,坐在只有他們的沙灘上,繼續的聊著剛剛尚未結束的話題。

“真希望我在三年前就能和你相遇,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到現在也不分離”

勇利看著這世紀最美的夕陽

“那可不行,我那時還在玩女人呢!完全不懂著愛,不懂著守護如此珍貴的你”

“話說為什麼是三年前”

維克托微笑著望着勇利

海風吹拂著勇利的黑髮,勇利輕輕的說

“因為三年前我,還存在啊”

他吻上維克托,吻上他這輩子最愛的人,不願浪費分秒 ,沒有熱情似火焰般的大肆渲染 ,只有似水的柔情,是剎那間極致,是離別前繾綣,依依不捨親吻 

勇利帶淚的樣子很美啊

夕陽下,逐漸的透明,勇利的笑還在心中

眼淚什麼的,原來是這種味道

嚐過一次,就不會忘記了

無題##

小短文

日常向

#維勇

ooc

鹽王維上線

不是鹽王勇是鹽王維

我很喜歡哭泣的勇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維洽,我有什麼能幫你的嗎?”

勇利雙手握著馬克杯,語氣如果有色彩的話一定是那最溫煦的鵝黃色。

“嗯…不用啦!我自己來就好了”

維克托輕輕的回答,沒多說什麼。

“可是我想幫你分擔一下啊,你會太累的”

勇利還是溫柔的說著,那笑容還在,只是嘴角微微的下降了些。

“請問這管你什麼事?別煩好嗎?”

 維克托的語氣降到冰點以下,跟平常和他說話那種寵溺的語調完全不同。

這是和外人說話的語氣

勇利低下頭,把已經冷掉的花茶喝掉,站起把維克托空掉的杯子拿走。

“等一下!” 維克托叫住勇利

他停下,正想要轉頭時

“你等下幫我泡杯咖啡,飯什麼的我自己微波,你做完幫我放進冰箱裡就好了”

維克托專注的看著螢幕,連看都沒有看勇利一眼,冷冷的說。

“好” 勇利的語氣有些顫抖

[原來有比心碎更悲慘的_心碎]

勇利馬上去廚房泡咖啡,拿到維克托面前。

“太淡了…” 維克托抱怨著

“抱歉…” 勇利忍住想哭的衝動,小聲的說。

勇利走出房間,他用力的擠出笑容卻不知道這個表情比哭臉更難看。

望着飛奔過來的馬卡欽,勇利有些忍不住淚水,抱住馬卡欽說著

“我好像被維克托討厭了,怎麼辦”

馬卡欽好像在安慰著勇利般,蹭著他的臉,也發出微微的嗚鳴聲。

勇利吻了一下馬卡欽柔軟的毛,就去廚房做了些三明治和其他點心,把他們放到冰箱後,走到維克托的房間看看他。

“嗯…肯定累了”

現在雖還不是深夜,燈還亮著,但維克托已經趴在桌上睡著了,勇利帶著毯子走進,慢慢的蓋在他的身上,像母親般溫柔的輕撫他的髮絲,像蜻蜓點水的吻落在他的臉上後,勇利就這麼的帶走茶杯,點起薰衣草味的香芬蠟燭,離開房間。

不知是勇利的關係還是蠟燭的芬芳,維克托原本微微皺起的眉頭稍微放鬆。

勇利也拿起另一條毯子抱起馬卡欽在沙發上睡著了。

對現在的勇利來說,那張床太大 太空虛 太寂寞了
,就算是和馬卡欽一起睡,再舒適也無法填補那空虛。

就這樣好幾天,兩人都不曾說到話,也彷彿沒見到面般,冷戰了好久。

直到某天深夜,維克托要通宵做最後衝刺,想用咖啡澆熄睡意時,突然看到睡在沙發的勇利。

那臉頰上的淚痕,哭到有些紅腫的眼睛,和微微的黑眼圈,維克托心疼到不行,想碰勇利的臉時
,馬卡欽不重不輕的咬了維克托一口,他反射性的往後縮, 馬卡欽像是警告似的小聲低吼。

維克托摸了摸馬卡欽的頭, 馬卡欽就這麼跑到原本的床躺下了,他坐到牠原本躺著的地方,輕撫勇利柔軟的髮絲,吻了勇利有些乾燥的唇,打消通宵的念頭,陪在勇利的身邊睡著了。

隔天早上,小鳥嘰嘰啾啾的叫,勇利被吵醒了,動一動身體發現維克托在旁邊,他就以為還在夢中,闔上眼睛繼續睡,被勇利的移動用醒的維克托,默默的起身離開,想做一份道歉早餐給勇利

被鍋具的碰撞聲吵醒的勇利揉揉眼睛,看到維克托在廚房走來走去,他有些不知所措。

“勇利你醒了啊,先去洗臉吧”

維克托用像以前那樣甜到可以滴出蜜的語調喊著

“哦…好!”

勇利被嚇到了,這樣就像前幾天的維克托只是夢一般的不存在,現在的他對勇利來說太不真實了

勇利刷洗完後,幫馬卡欽準備早餐,順便和牠玩一下,結果卻被牠壓制住了,這讓勇利嚇著了,他的力氣有那麼小嗎?還是馬卡欽的力氣變大了
,還在思考的勇利被馬卡欽的一陣亂舔用的呵呵大笑。

維克托走來移開馬卡欽,然後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勇利抱起。

“他是我的,你去吃飯吧”

勇利就這樣被抱到餐桌邊,桌上是簡單的培根蛋和吐司,維克托就坐在他的對面,兩人對視了一陣子後一起笑了出來。

勇利笑著笑著眼淚嘩啦嘩啦的落下了,維克托驚呆了,撫著勇利的背安慰著他。

“我以為你討厭我了,你用跟外人說話的語氣跟我說話,我以為是我太多管閒事了,所以惹你生氣了,我好寂寞”

勇利把這幾天的委屈一次發洩。

“對不起,我只是因為壓力所以有些焦慮,對你亂發脾氣,讓你委屈了抱歉啊,絕對不會有下次了”

維克托聽完就想回到過去揍那時的自己一頓。

維克托起身想把自己的盤子拿的近一些,勇利拉着他的袖子小聲的說

“別走…”

這時的勇利像極了被丟棄的小貓。

“好好!”

我的勇利什麼時候那麼愛撒嬌了。

把餐盤拿近後,維克托把勇利抱到腿上。

“欸,我很重的別啊~放我下來”

“說什麼傻話啊,勇利才不重,話說勇利你是不是最近沒好好吃飯啊,都變輕那麼多了”

維克托不安分的手一直亂摸勇利的身體。

“…”

“被我說中了吧”

“你也是啊,都沒準時吃飯和睡覺…”

“好了!停”

維克托吻住勇利的唇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每次你都這樣”

勇利有些賭氣的說

吃完早餐,勇利泡了兩杯咖啡,維克托接過喝了一口。

“嗯…苦了些”
 
勇利也喝了一口,點起腳尖吻了維克托

“那現在呢?甜嗎?”

勇利紅著臉甜甜的笑著

“嗚噢!勇利你太可愛了,我甜到要蛀牙了”

維克托放下杯子抱起勇利狂親,勇利用杯子羞澀的擋住可愛的小臉,讓他親不到,維克托不氣餒把勇利放在餐桌上,拿下杯子, 百般憐愛的親吻著勇利小巧的唇。

舌頭緩緩的滑入勇利的口腔,兩人舌頭翻攪著,維克托吸著勇利的舌頭像是永遠不放開一樣,按著勇利的頭,加深這個吻,勇利無法自拔的把雙手圍住維克托的頸部,口水無法吞嚥的從口中流出,就這樣滴到衣服上,勇利蜜糖色的眸子聚集著水氣就像是快融化一樣,快要窒息的勇利咬了下維克托的舌頭。

“勇利這麼久沒親是忘了怎麼換氣了嗎?來練習吧!”

維克托不懷好意的笑著

被剛剛的吻那快感用的有些招架不住的勇利癱軟在桌上,怎麼辦無法退縮了,那就接受吧

剛好有些飢渴,勇利舔一下被滋潤的紅唇

“好啊”

勇利帶著極騷的聲音蠱惑著維克托

維克托有些忍不住的吞了吞口水,
著急得解開胸前的扣子

“我不會停哦 你這小·騷·包”

🌸Shelter🌸  《4》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離開病房的維克托,直衝去廁所,打開水龍頭,用水不斷沖洗著臉,看著鏡子中狼狽的自己,維克托不語。

在病房中的勇利也不怎麼好,又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別人,勇利知道,他幾乎什麼都知道,他的傷害力,他封閉只是不想再有人受傷了。

就這樣坐在病床上,發呆著。

直到門被推開,不是剛剛的維克托,而是美奈子和爸媽,他們帶著勇利喜歡的蘋果。

“勇利,你有好好休息吧” 美奈子用爽朗的聲音問著

“嗯…有啊”

“這樣就好” 母親欣慰的說

父母走到椅子那坐下,父親握著勇利的手。

而母親則是削著可愛的兔子蘋果。

美奈子在勇利旁邊輕撫著他的臉頰,這時的勇利忘了剛剛的難過,蹭著美奈子纖細白皙的手,像個貓咪般撒嬌著,讓她的心快融化了。

愉悅的談天時間結束,隨著時間流逝,已經快到晚上了,離別的時間到了,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勇利不在乎,只要來看他就好了,時間什麼的根本不重要。

送走他們後,勇利看到遺留在櫃子上的小刀,他沒有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拿去浴室清洗,放到最下層抽屜的最深處。

就這樣,黑夜過去白天到了,微微的鳥鳴,適當的音量不會過尖的聲音,早晨是多麼的舒爽,勇利起的很早,似乎是在等待著維克托,八點多,熟悉的敲門聲響起,勇利馬上爬下床去開門。

“今天的維克托不一樣呢” 勇利有些驚訝

提著大包小包的維克托站在門外,沒有昨日的狼狽,反而更光鮮亮麗。

“很重吧要幫你拿嗎?”

“哦!不用先進去吧”

“哦,抱歉”勇利小聲的說

“你別跟我道歉了”維克托燦笑

坐在床上的勇利和坐在椅子上的他,對昨日的事完全隻字不提,以防尷尬,維克托打破沉默,先開口說話。

“勇利平常有什麼休閒活動嗎?”

“看書和發呆”

“你都看什麼書呢?”維克托摀住嘴說著,怎麼有這麼可愛的生物啊,多麼單蠢的回答。

“等等哦…像這種的”勇利翻開第一個抽屜翻找,拿起一本書給他。

“嗚噢!勇利你讀的懂嗎?這本書很硬的”
維克托對勇利拿出的書感到有些衝擊,這是連他都不見得能讀懂的書耶!維克托感嘆著。

軟萌的勇利和這本生硬難懂的書,應該是條平行線沒有交集的。

“我很喜歡這個作者,所以也寫了很多讀後感想”

維克托翻著書本,滿滿的筆記和便利貼。

勇利真的很令人捉摸不透呢~

“勇利你能先借我這本書嗎?”

“咦?” 面對維克托突如其來的要求勇利糊塗了。

“作為交換,你要不要嘗試其他能放鬆身心的事情?”

“嗯…好吧” 勇利第一次讓那本書離開自己身邊,他卻不害怕,反而被激起挑戰的慾望。

維克托在包包中拿出一把剪刀和白紙。

勇利有些疑惑的看著維克托。

“勇利你能答應我不弄傷自己嗎?”

“嗯,可以” 勇利點點頭,他自己知道,他的狀況好了不少

“那你無聊時,就剪紙吧” 維克托把剪刀和白紙交到勇利手上。

勇利接過剪刀和白紙,著魔似的就剪起來了,看著勇利專注的眼神,維克托沒說什麼東西拿拿就走了。

勇利每一天都在剪紙,除了像吃飯睡覺那樣重要的事外,勇利把所有時間用來剪紙。

他很陶醉於剪刀剪下去那喀嚓的聲音,那種聲音會讓他覺得什麼都被剪掉了,包刮他自己。。。

維克托照樣每天來找勇利聊天,他逐漸發現勇利的想法正向了許多,問問題的維克托,一直被勇利反問,一直被勇利灌雞湯,每一個問題,答出的解答都非常有深度,並不是勇利改變了自己,而是被激起正向的光芒了,他就不斷的被勇利鼓勵著,治療者是誰早就不重要了,他們彼此拯救。


🌸Shelter🌸  《3》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太貴重的話,就償還吧!用你自己的方式”

“有什麼想法都跟我說好不好,勇利,別逞強了
,我能幫助你的” 維克托輕撫勇利的背

“嗚…” 勇利被淚水模糊了視線,他第一次如此大方的敞開心胸,他終於找到了,他的庇護所。

“勇利,你以後有什麼痛苦的都告訴我吧!我是你的垃圾桶” 維克托揚起大大的微笑

“好” 這一個回答,不知道用了多少勇氣,滿滿的對維克托的信任,那份相信的力量,好像在推動著什麼

安撫完勇利,維克托重回椅子,拿起本子和鋼筆

“勇利你還能嗎?我不會強迫你的”

“可以” 勇利的語氣沒有一絲猶豫

“我知道你已經敞開心扉了,你現在說出來的事,都是最真實吧”

“是的!”

“你會覺得孤單嗎?” 維克托丟出的問題,在別人看來十分愚蠢,但就是這種赤裸裸的問題最能得到滿意的回答,更能清楚的了解對方的想法。

說的這麼好聽,但也只是維克托自己的想法,他想更深入的了解勇利這個充滿秘密的人,他彷彿在勇利身後看到自己過去的影子。

“ 我並不喜歡孤獨…但我也能適應得很好,他們注入給我的溫暖到我這裡雖有熱度,但我真的不配擁有,只能選擇更加遠離,讓他們也遠離我”
勇利的眼神愈來愈黯淡

“但是看到他們因我的遠離而難過,就會明白不能再逃避了,接受吧!接受他們的愛,一點就好只要一下就好,回到光明中吧,可是背負著的罪惡感還是在,只能沉淪於黑暗中,回到最初的我不配接受他們的愛,就這樣沒完沒了”

勇利自說自的,把埋在心中的一小部分秘密給說出來,沒有任何一絲一毫的牽掛,但心中的恐懼沒有和秘密一起走出來,恐懼還在,勇利縮起身體顫抖著。

聽到勇利這麼說,維克托非常心疼,痛多了就不敢再試了,他也體會過這種感覺,但卻不像勇利的這麼現實,他的痛苦虛無縹緲,跟勇利的相比
,自己的痛苦根本無法相提並論,這是聽著就能體會勇利的痛苦,勇利應該也知道自己故事的傷害性,自然也不願和他人訴說了。

“那勇利,你…算了,我明天再來,可以嗎?”

維克托揉揉太陽穴說著。

不知道是勇利的聲音太有魔性,還是因為故事的緣故,維克托的心情一直被帶走,原本口口聲聲說要幫助勇利的他,現在被搞的要憂鬱症發作似的,他才感受到自身渺小,拯救什麼的,並不是說說而已,維克托這時才發現原本的自己是多麼的自大。

🌸Shelter🌸  《2》

#維勇

心靈治療師維x精神病患者勇

有bug

Be結局

文長注意

現在這個畫面實在是太美了,由孩子們團團圍住的勇利,彷彿含苞待放的茉莉,真的是太美了。

勇利讓他們脫下拖鞋爬上自己的病床,美奈子也再推入一張病床,兩張床並在一起,讓他們更好活動。

勇利久違的露出燦爛笑容,讓維克托覺得自己戀愛了。

雖然很久沒見面,勇利和孩子們卻沒有隔閡,反而感覺有無限的體力,好像要把從前的時光都補完似的,午餐也不吃了,只喝蘋果汁就滿足了,累了,就一起睡午覺。

一個個排排睡,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和他的小矮人們,沒有比這個更有愛的東西了。

窗外落起和那時一樣的太陽雨,不一樣的是而本的暖色系,變成了更充滿希望的七色彩虹。

下午的午茶時光,消逝的很快,孩子們不捨的離開,勇利承諾下次一定會去找他們的,而剩下幾個大人和勇利待在病房裡,東西什麼的都整理好了,因為太開心而吃太多點心的勇利,美奈子陪他去廁所吐的乾淨,再回到病房。

勇利回到房間睡覺,臉上洋溢著的是幸福微笑,和一絲絲的疲憊,安置完勇利,他們紛紛出去以免影響勇利休息。

“勇利那孩子應該忘了吧…今天是他生日的事”
勇利的養父說著

“忘了也沒關係,重點是勇利的狀態越來越好了”
養母微笑著拭淚

“媽,你怎麼又哭了啦” 美奈子用手帕拭去淚水

“勇利真的是一個好孩子啊,原本可以有個美好童年的,為什麼?” 淚水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好了媽~沒事的”美奈子輕撫母親微微顫抖的肩,
讓她激動的情緒舒緩些,而她也不時抬頭讓淚水不落下。

“勇利很堅強的別擔心了”養父堅定的說著

“當然,他可不是我們當中最堅強的存在嗎?”
美奈子把頭埋在母親的懷裡,微弱的說著。
母親輕輕的拍著背,像安撫嬰兒一樣

“好了,今天就先這樣,我們明天再來”
養父說著

“加油!我們相信你和勇利”母親為她打氣

“好”美奈子瞬間有了希望

維克托在旁邊聽著聽著也被鼓舞了。

他一定要把勇利從黑暗中救起

隔天一早就前往勇利病房,輕輕的敲門。
“勇利你醒了嗎?” 維克托瞄了一眼手錶,現在是八點多,勇利應該醒來了吧,能和他聊聊。

“等一下哦” 勇利用帶著有些悶悶的鼻音應聲

幾分鐘後勇利自己來開門了,仔細看勇利的臉,是恢復了一些血色,但是鼻子和眼角都有些紅紅的,眼睛是不是有些腫腫的啊,他就一直盯著勇利的臉看。

“那個…有什麼事嗎?” 勇利的臉浮出微微紅暈小聲的說

“哦!抱歉,失禮了” 維克托連忙抱歉

勇利噗哧的笑了出來,看著勇利,維克托也大笑了起來。

“那個…先請進吧”

維克托有些不好意思的進去了

勇利脫掉拖鞋重新爬回床上,用枕頭摀住自己稚氣的小臉,顯得十分可愛。

維克托坐在旁邊的椅子,翹起修長好看的腿,戴起掛在胸前的眼鏡,拿出一本厚厚的書,滿滿的筆記和有些泛黃的部分,很有味道的一本筆記本,搭配著看似昂貴的鋼筆,十分的復古卻不會老氣。

勇利認真的看著眼前的這個人,銀白如雪的髮絲,有些刺到他的心,那深邃的海藍色眸子十分美麗,有如珠寶般,有著特別的光芒,好看的薄唇,好像全世界最帥的男人就在他的面前,想到這勇利的臉就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像顆完熟香甜的蘋果。

“那個,勇利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蛤…嗯好” 被維克托的聲音拉回現實,勇利慌張的答應

“別那麼緊張”維克托被勇利慌張迷糊的樣子逗樂了,世界上怎麼有這麼可愛的人啊

“好”

“請問勇利你,對生 死有什麼看法?” 這個問題有點突然,有些無厘頭,更直白來說有些白目,
這個問題永遠是勇利的痛。

“…” 勇利聽到問題,第一是震驚,二是無語
這個沉默有太多意義了。

“那個不想回答也可以” 維克托看著勇利的眸子,毫無光澤,就只有透明的液體逐漸聚集。

“不…沒關係”勇利深呼吸讓情緒緩和點後,陷入思考。

“我覺得我是多餘的存在,但死後,美奈子姐姐和爸爸媽媽都會難過,想到這個結果,我就十分厭惡自己,我太無能了,只會讓他們流淚的我,根本不該存活下來,我不值得他們愛,他們的愛對我來說太貴重了” 勇利忍著淚水說著

維克托放下筆記和鋼筆,站起來抱住他,溫暖厚實的擁抱讓勇利很安心,這個擁抱,讓勇利原本忍住的淚水肆無忌憚的湧出,為什麼一定要對我這麼溫柔。